國際結婚

文字的力量

我和麥包(日本老公)的相識是在2010年,那時我還在台灣唸碩士班,麥包是小我一屆的學弟。雖然說是學弟,但麥包實際年齡比我大,對我來說他才是學長

台湾・台北「台湾大学・図書館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由於差了一屆,當時並沒有太多的交集,只有一起修過一堂課。

Ikurin
課堂上我負責幫大家訂書,跟日本人麥包說話時極度緊張,腦袋一片空白,完全不記得對話內容

雖然沒有講過太多話,但我們是Facebook好友。以下是之後才聽麥包說的:我的某篇投稿讓麥包覺得我是個溫柔(やさしい)的人,某次在麥包頁面的留言又讓他覺得我是個不可思議的天然女孩

日本・岡山「サクラ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一天一萬字的LINE

在那之後事隔九年,我在台灣的研討會上再次見到麥包(現在的日本老公)。

Ikurin
研討會最後一天,告別之際我鼓起勇氣跟麥包要了LINE

台湾・台北「台湾大学・緋寒桜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從那天之後,與麥包的文字交流充滿了我的每一天。

麥包在台灣待過八年半,中文好得很。不過或許因為我們現在都在日本,我們的主要溝通語言一直都是日文。

麥包學識淵博懂得很多,日文語彙自然等級很高,我只能努力跟上麥包的腳步。

不過麥包曾經說:

Mugiman
我和日本人也很少能夠聊得這麼開。

和我的對話,一開始雖然有所保留,但是到後來完全火力全開,不須有所顧慮,能夠盡情發揮他的語彙能力。

文字的力量 Ikurin Blog
Ikurin
這要感謝大學日文系老師們的紮實教育,把我的日文能力訓練到能夠跟高等級的麥包進行最基本程度的溝通。

用LINE聊了一個多月,到後來麥包每天打給我的字數大概有一萬字左右,一天一篇論文的概念。

我也不甘示弱,每天回覆八千字左右給他。

台湾・台北「台湾大学・ツツジ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Ikurin
而且麥包是用平板電腦,但我是用智慧型手機單手輸入,自己都很佩服自己。

順帶一提,字數是麥包用Word檔來計算的。

麥包也說過:

Mugiman
從文字就能夠看出一個人的個性。

每天和我用論文級的字數對話,讓他確信我真的是個やさしい的女孩,他九年前對我的印象並沒有看走眼。

Ikurin
每天用心打一萬字給我的麥包,不用說當然也是個超級やさしい的男生

思いやり(為對方著想)

以下的內容可能有些偏題,不過我很想謝謝麥包(日本老公)。

Ikurin
我是個超級愛哭鬼,又很容易想太多,一哭起來便很難冷靜下來。

情緒不安定的時候,雖然可能不到支離破碎的程度,但是一邊哭一邊說外語,應該還是有理解上的困難。

台湾・台北「101と分れた雲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麥包總是很有耐心,讓我一邊思考一邊慢慢說,一直到他能完全理解我想說的話,一直到我停止哭泣為止,從來沒有對我露出不悅的臉色。

雖然有時麥包會自責他沒有辦法讓我停止哭泣,但是等一切過後,麥包總是會說:

Mugiman
不希望妳把情緒忍下來,想哭的時候隨時可以哭,接受並解決妳的情緒是身為老公的我應該做的。

其實不限於國際婚姻,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為對方著想(思いやり)是很重要的

台湾・台北「101とマジックアワー赤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麥包真的很偉大,反倒是我做得還不夠,我會好好反省。

文字之緣

客觀看來我們或許的確是閃電結婚,但是現在總是處處為我著想的麥包(日本老公),和每天寫一萬字情書(這是麥包說的)給我的麥包一樣,一直都是那個やさしい的麥包,從來沒有改變,我也沒有看走眼。

Ikurin
我們對彼此真正的認識,說是從文字開始也不為過

台湾・台北「永春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
沒有那每天的一萬字也不會有現在,對這件事我心存感謝,也想要好好珍惜這樁文字牽起的緣份。

東京「六本木Midtown」イクリンブログ
【麥包(日本老公)求婚記 1/2】精彩好戲醞釀中

Ikurin睽別九年重逢,每天一萬字的LINE(兩人加起來就將近兩萬)持續了一個多月,麥包(現在的日本老公)找了個文獻調 ...

続きを見る

與麥包(日本老公)久違重逢光速閃婚闖關手續,一連串過程之酸甜苦辣全記錄:

-國際結婚